客服QQ:

264586960

邮箱地址:

264586960@qq.com

电话:028-86289528

手机:028-86289525

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新闻中心

股票与现代化铁律

2020-06-11 20:29来源:互联网浏览:

《文明、现代化、价值投资与中国》一书中有两幅图令我印象深刻,一张是“美国自1801年至今大类资产的回报表现”,另一张是“中国1991年至今金融大类资产表现”。“至今”里的“今”是书作者李录先生发表演讲的2015年,而起始点1801和1991年为美国和中国股市有数据可追踪的初创时点。

这两张图展现了惊人一致的趋势,即金融大类资产中,收益率由高到低分别是股票、黄金和现金。具体来看,中国上证指数和深圳指数25年中涨了大概15倍,年化回报率约12%,黄金的年化回报率为近3%,而人民币的年化回报率为负,如果1991年持有1元人民币,25年后将变为4毛7。美国的图则显示,美国200多年中股票的年化收益是6.7%,也就是1901年的1美元股票200年里升值了100万倍,价值达到103万美元。而如果持有黄金,200年升值的幅度是三倍多,如果持有美元现金,200年后将只剩下5分钱,也就贬值了95%。

这两张图可能让很多人大吃一惊,因为它不符合人们的直观感受。吃惊之一:现金按理说是最安全的资产,为何却是贬值最多的资产?原因其实不难猜到,吞噬现金价值的黑手是通货膨胀。通货膨胀在美国过去200年里,平均年化是1.4%左右,这意味着同等货币购买力在按照每年1.4%的速度萎缩。

吃惊之二:股票在很多人眼里是风险最大的资产,为何拉长时间看却大幅跑赢其他大类资产?这背后的秘诀是经济增长,如书中所呈现的,美国GDP在过去200年里大约增长了33000多倍,倍数年化复合增长约为5.3%。1991年中国GDP为2万亿人民币,2015年为近70万亿,短短25年翻了35倍,倍数年化复合增长约16%。

回到价值投资的本源,股票的价值等于它未来现金流的折现值。价值投资之父格雷厄姆曾说:“股票短期看是投票器,长期看是称重机”。长期看股市的确是经济增长的晴雨表,但是为什么许多散户感受不到?问题出在短期上,缺乏投资纪律,持股时间太短、频繁交易、追涨杀跌等行为导致散户“七亏二平一赚”的糟糕结果,归根到底是迷失在了玩“投票器”的游戏上。

吃惊之三:中美无论从政治、经济、文化还是生活习惯各方面都有巨大的差异,然而为何两国从长时段看大类资产的走势却如此一致?其背后肌理何在?这就涉及到了现代化的本质。笔者认为这也是这本书最有价值之处。

李录将人类文明的发展阶段分成三个部分:采集狩猎文明或1.0文明,农业畜牧业文明或2.0文明,工业革命为先导的科技文明或3.0文明。农业文明有其天然的不足,因为农作物依赖于光合作用,而光合作用能够产生的能量上限受制于土地面积,于是有限的资源和近乎无限的人口增长决定了人口增长最终只能通过非自然灾难来消化和制约,这些灾难包括:饥荒、人口流动引起的战争、瘟疫、气候变化、政权失败等。所以我们看到2.0文明时期国家之间争夺的焦点是土地。

近代以来,驱动人类文明进程的动力发生了质的改变,蒸汽机和煤炭的结合催生了第一次工业革命,引爆了纺织业、钢铁、轮船、铁路等各行各业的生产力大爆炸。19世纪下半页到20世纪初电力的发明运用以及内燃机和石油的结合再次将生产力的火箭推向了更高更快的一级。另一方面,亚当·斯密和李嘉图所发现的“无形的手”及自由贸易则开启了人类经济形态的新组织方式。这一硬一软两股力量的结合产生了“现代化”这个结晶。作者总结:“现代化就是当现代科技与市场经济相结合时所产生的经济无限累进增长的现象”,简洁而精辟。

驱动美国过往200年及中国过去40多年改革开放的进步之旅的正是这样的现代化规律,金融大类资产表现的趋同是现代化路径的一个缩影。

在逆全球化甚嚣尘上的当下,人类文明何去何从遭遇了新的课题,悲观者甚至认为人类将走向热战。此书所总结的现代化规律有利于我们化解这样的迷惘,因为在文明3.0时代,大国争夺的焦点不再是2.0时代的土地,而是市场,摧毁对方的市场,无异于自毁繁荣。在市场原则已经深入人心的今天,应当相信逆全球化大概率只是一种逆流,而不至于走得太远。

当然,基于现代化的进程取决于两个轮子,另一个轮子——现代科技同样需要取得进步。事实上,全球当前所面临的困境可能正是科技创新乏力导致经济增长乏力所产生的一个后果。正如《美国经济增长的起落》一书所揭示的,美国1970年以后的进步已经逐步转向人类活动的一个狭窄领域,这些活动与娱乐、通信、信息收集和处理有关。对于人类所关心的其他事务,包括食品、服装、住房、交通、健康、家庭内外的工作环境等,无论是从定量还是定性的角度看,在1970年之后进步速度都已经放缓。衡量创新和技术进步的最好标准是全要素生产率,它主要用于衡量相对于劳动和资本投入的增长而言产出增长有多快。1970年之后美国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速几乎只有1920-1970年相应增速的1/3。

所以美国今天重新筑起关税壁垒等逆全球化行为本质上在于长期以来推动其现代化的其中“一条腿”正在变得无力。但是想通过这样的行为来重塑雄风却是南辕北辙,真正的药方应当是重新点燃科技创新的力量,提升自己的全要素生产率,同时拥抱世界市场。然而这同样需要更为密切的全球合作,而不是“扎起篱笆筑起墙”。正如本书所总结的:“一个国家增加实力最好的方法是放弃自己的关税壁垒,加入到这个全球最大的国际自由市场体系里去;反而,闭关锁国就会导致相对落后。这就是3.0文明的铁律。”

  • 邮箱:264586960@qq.com
  • 地址:成都市锦江区东较场街57号城市博客VC时代

官网二维码

Copyright © 2002-2020 成都星弯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蜀ICP备16018422号